首页 汉中书协 书坛资讯 书法人物 书理书论 历史遗迹 县区平台 书法团体 作品欣赏
  县区平台: 汉台 | 南郑 | 城固 | 勉县 | 洋县 | 西乡 | 宁强 | 略阳 | 镇巴 | 留坝 | 佛坪
首页 >> 书坛资讯 >> 书坛新闻 
蜀道褒城访鸡头关


陶喻之 上海博物馆书画研究部研究馆员

 

蜀道褒城访鸡头关

■陶喻之

 

  岁末年初,随着天堑变通途的西成高铁开通,与蜀道相关的话题明显多起来。就书法艺术而言,蜀道堪称石刻之路,像汉中东汉《大开通》、“汉三颂”等,无不攸关开山辟路架桥古蜀道交通。笔者不敏,也曾涉足蜀道摩崖探讨。2017年好事,就策划上海书店推出原色彩印晚清碑学书家曾熙跋何绍基临《石门颂》,组织三地联袂在苏州碑刻博物馆举办晚清金石学家吴大澂陕甘访碑拓片展,还偕吴五世孙吴元京先生等书法爱好者重走吴访碑路。


悠悠蜀道鸡头关连云栈石碥路现状

  石门摩崖被列为国宝单位前,当地文物干部由其上方鸡头关顶降至洞内调查,就以九牛二虎之力大费周章。身为陕甘学政吴大澂当初来此,以得了解本地山川地方官和独享石门金石资源拓工接应,走捷径渡河而西才登门入洞,了却史上众多金石学家不克与石门原址零距离接触的访碑完成式。而吴撰书《石门访碑记》提及次日渡河前雪夜留宿拓工张氏茅屋,则位于今石门水库大坝河东,此有张佐老早年拍摄新石门首洞老照片为证,并留下了拓工传人登高椎拓南宋《山河堰落成记》摩崖那张令人难以忘怀的工匠背影。


蜀道鸡头关连云栈途中“古道云横”摩崖

  几个回合之后,问题来了:清毕沅、王昶、刘喜海乃至何绍基、张之洞等众多宦游过境学人,何以惟吴实现石门访碑完成式,他人均过门不入失之交臂?故乘赴汉中出席蜀道历史文化暨申遗研讨会之机,20171119日,踏勘了久欲成行未果的褒城故址和蜀道干线——褒斜道石门隧道上鸡头关七盘岭道。同行三位均为汉中书坛名家,汉台区书协主席王景元与我神交最久,其《半耕堂文辑》即我为序。汉中博物馆副馆长王大中儿时求学褒城,熟悉风土人情。一行人遂由笔走龙蛇书艺到蛇毒解毒灵异而谈笑甚欢。不觉之间,汉台区文联主席马俊惠坐驾已驶过褒河大桥抵达原褒城县南门位置。

  褒城是那个一笑亡国冷美人褒姒故里,亦古往今来秦蜀过客必经之地,久享“天下第一大驿”声誉,更见证无数南来北往风云人物。远如唐诗“独游千里外……褒城闻曙鸡”的作者沈佺期,近见散文名家黄裳抗战时入蜀游记《锦帆集》。我正感及黄裳继故宫文物南迁过后,乘川陕公路长途车到此一游,夜宿经历而循文追踪来寻故地。造访褒城另一念想,是这座县太爷打板子一城皆惊蕞(zuì)尔县城,竟是京剧《奇双会》(即《贩马记》,又名《褒城狱》)《萧何月下追韩信》乃至《夕照祁山》及《曹操与杨修》发生地。如此多戏曲取材于此,自令我对此有戏之地刮目相看起来。虽眼下早没了黄裳曾登临的80多年前公路建设先驱张佐周拍摄老照片中的北城楼了,可寻常巷陌草树的旧时气息依稀。想必若精准规划复原,不难打造故事成串、文创生动的特色小镇。


汉中褒城鸡头关半山腰,黄石宫山门壁间清代蜀道(连云栈),

登程旅人祈祷一路平安的祈福碑

  大中老师引我等出北街徒步上坡进褒谷口,正是史上开凿最早、规模最长、沿用最久、名气最大的蜀道干线褒斜道了。鉴于古道遇崖接续栈阁,临河架桥飞渡营造规律,脚下土石碥(biǎn)路大抵古今无别,但唐宋道路大幅抬升,有高路入云端之势,故明清褒斜道索性俗称连云栈,即取栈道连云势欲倾意。而汉代栈道和民国公路路面基本持平,反倒位于山脚褒河水线以上位置。由此异代道路高低落差,自令明清行旅更易形成李杜笔底山从人面起,云傍马头生的蜀道难行惊险感,直至晚清甲骨之父王懿荣入蜀探亲过此,尚有所历山川,大非北人所耐,孩辈过鸡头关,恐惧叫号,弟亦求死不得。褒斜一带,古刻虽近,无心走访,甚为扫兴”的慨叹,足见上述金石学家无缘石门,均因涉足却走投无路而裹足不前使然。王懿荣从前由鸡头关顶降至石门开展文物普查,就以九牛二虎之力大费周章。


从鸡头关顶鸡冠石处俯瞰褒河石门水库大坝,

东汉石门原址及其内外《石门颂》《石门铭》《杨淮表记》

《大开通》等摩崖,正位于坝址库底位置

  其实,此行踏着前人足迹跋涉蜀道征途登鸡关,诚可谓不忘初心,砥砺攀岭。

  因为俯瞰一侧褒谷深涧,委实举步维艰,有惟恐失足掉落灌木杂草丛生崖底褒河之虞。难怪当抵达跨越古道的黄石宫前山门,甬道两侧壁间,镶嵌众多北上旅客祈福旅途平安吉祥语刻石至今宛然;而道观内,凡门均贴着道长墨书“嫁去深山外,永世不返家”的禁蛇入室咒语,不禁令我联想起清初诗坛盟主王渔洋蜀道诗的“百折盘涡噤难语,前有蝮蛇后豺虎”,而打了个寒战。最不可思议者,当登临因洞制宜刊刻汉魏颂铭的汉石门上方鸡头关最高处竹叶体诗碑前,竟意外巧遇“二王”尊称为“蛇王”的陈老汉。他单枪匹马为引蛇出洞到此还为别的?未免替我们此番学术之旅平添一丝神秘色彩。


王大中(左)、陶喻之(中)、王景元(右)在褒城鸡头关

  有道是:宝鸡葱大,褒城风大。看来鸡头关真非久留之地。尝了大中老师自带烧饼,我们即刻原途返回,旋驱车经河东店褒国故址和花果山农家乐直抵马俊惠主席汉王村居。该村传因路斩白蛇、刘邦受封汉王驻跸,故名。现来此洗尘、烹茶、压惊,稍事歇息,实属适得其所。黄昏,景元老哥领衔区书协众干将在铺镇“唐老鸭餐馆”备下汉中特色菜肴替我接风,就我推荐其所撰关于汉中书坛宿将徐毓泉老师大作,在海上书坛祭酒胡传海先生主编《大观·书画家》杂志发表敬酒鸣谢!而我则为感荷汉台书坛同道满足我金石书学研判考察提议干杯……席间杯觥交错酒酣,妙语连珠不断,筵散回宾馆自然一夜安眠无话。

  次晨,我取道长安,安然返抵沪上,结束此行有趣并颇有收获的书法史论探索发现之旅。


陶喻之书迹 

老杜休夸蜀道难,我闻天险不同山。

青泥岭上看云客,二十年来七往还。



转自《书法报》微信公众号




地址:汉台区莲湖路市群艺馆书协办公室
联系人:张老师
陕ICP备11014438号-1
邮箱:shufa0916@126.com
网址:http://www.shufa0916.com

汉源书法 | 书坛资讯 | 名家推荐 | 书理书论 | 历史遗迹 | 县区平台 | 书法团体 | 作品欣赏
版权所有:汉中书法 copyright 2011-2012
建议浏览器分辨率 1024*768以上
后台管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