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汉中书协 书坛资讯 书法人物 书理书论 历史遗迹 县区平台 书法团体 作品欣赏
  县区平台: 汉台 | 南郑 | 城固 | 勉县 | 洋县 | 西乡 | 宁强 | 略阳 | 镇巴 | 留坝 | 佛坪
首页 >> 书坛资讯 >> 书坛新闻 
吴丈蜀:践行屈原精神的诗人书法家——写在吴丈蜀先生一百周年诞辰

吴丈蜀:践行屈原精神的诗人书法家

——写在吴丈蜀先生一百周年诞辰

刘正成


1982年5月,中国书协一届二次理事会在成都召开,作者与四川李半黎(右二)、湖北吴丈蜀(右一)、北京刘艺(右三)摄于峨眉山万年寺

       屈原,有名有姓有作品传世的中国文坛第一人。这些年文学界或文坛已经很少提到屈原的名字了,也许普罗大众知道屈原并读过他的辞赋的人比知道金镛、琼瑶并熟知他们作品的人少得太多了。但是,在七十来年前即1953年,在屈原逝世2230周年之际,位于赫尔辛基的世界和平理事会颁布确定屈原为当年纪念的世界四大文化名人之一,其他三人分别波兰的天文学家、日心说创始人哥的尼,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作家拉伯雷,和英国戏剧家兼诗人莎士比亚!也有把世界四大文化名人的另外三人称为为意大利的但丁、英国的莎士比亚和德国的歌德。

       而我们这一代人的少年时代,当年把端午节作为全民最隆重又最快乐的节日,因为节日来临之际,人人佩上香包去人山人海的江边观看划龙舟比赛,在家又可以吃粽子、洗菖蒲陈艾澡,大人喝雄黄酒,小人吃鱼吃肉。这个端午节原本是中国上古原始宗教的龙图腾的祭礼日,因为战国时代屈原于端午节那天因对楚怀王彻底绝望不愿看见秦国大军占领祖国而沉江后,转变成了屈原纪念日,老百姓向江中扔粽子扔鸭子的目的,是让江中的鱼吃粽子吃鸭子而不要吃掉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屈原的遗体!现在的端午节几乎只在日历中存在着,也很少有人提到屈原和屈原的诗歌,至于什么叫屈原精神?也许更是一个生僻中生僻的问题!我想,今天人们大谈传统文化的复兴,谈到文化自信,除了谈到孔子以外,屈原应该是第二人。而以文学家和诗人及其传奇性的经历论之,屈原应该是第一人。



     什么叫屈原精神?以个人的浅见,第一,爱国主义精神;第二,为了国家的利益敢于向君王提出逆耳的忠言;第三,在自己的文学作品中敢于为正义发牢骚;第四,勇于创新开辟一个文学的新时代。今天湖北《书法报》为了纪念它的主要创始人吴丈蜀先生百年诞辰向我征稿,此时此境让我立即想起了屈原和屈原精神,吴丈老作为我特别尊崇的忘年之交并引以为师范而留给我的主要记忆,也与这四个问题相关。《书法报》的建社主要成员之一、书法家雷志雄先生曾经与我回忆他的老师吴丈蜀先生时说:“先师在花楼街皮业巷6平方的阁楼上,给我这个不满13岁的少年用四川话读《离骚》的情景记忆犹新。”吴丈蜀给后辈学人所传承的屈原和《离骚》的精神,不仅是中国文学的精神,也是中国文人立身处世的要义。
     吴丈蜀先生虽然生于四川说四川话与我是同乡,但他光辉的后半生则是在湖北武汉度过的。湖北古称楚,与屈原至少是半个老乡哈!屈原是诗人,吴老也是诗人。当年为了抵御秦国对楚国的侵略屈原不惜以死谏楚王;1949年冬,吴丈蜀任香港某报编科,他率先在报社升起了五星红旗;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他毅然从香港返回贫弱的祖国,并响应党的号召把自己的所有积蓄捐献出来买飞机抗击美国鬼子。屈原曾经因优异才干受楚王宠幸官居三闾大夫高位,为了国家利益敢于向君王忠言逆耳而被放逐沉江;吴丈蜀于1957年响应党的号召参加“大鸣大放”被打成“右派分子”,其后倾家荡产以致把自家唯一一床棉被租出去挨冻裹腹。屈原至死怀着对楚王的忠诚写了不少建议奏章;吴丈蜀晚年被“平反”右派后争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积极投入新时期的文化建设,一面担任湖北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和湖北省文史馆馆长,一面奔走筹资创办《书法报》。记得在1982年春夏中国书协在四川召开一届二次理事会前后,吴老来我们《四川文学》编辑部给大家写字一人一张,就是为了宣传发行《书法报》。

     新时期中国书坛有两位我尊崇的其诗最有风骨的乡贤诗人,一位是“左联”成员柳倩,另一位就是吴丈蜀。他们二人有很多共同点,都曾被打成“右派分子”,他们到新时期同为中国书协领导成员后,仍然保持屈原秉性爱给领导提意见。柳老经常当着他的老乡、中国文联秘书长兼中国书协副主席陆石的面给他提意见,吴老则见人很客气,有意见直接登报发表,他最有名的行动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报纸上宣布退出中国书协,震惊当代文坛。有学者在研讨当代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感时,称今天是一个犬儒时代。所以吴丈蜀这个退出书协的行为不仅震动了书法界,也引起了整个社会对书法家协会现状的关心。


吴丈蜀跋李廷华刘正成《楚狂八咏》(李廷华藏)

     他为什么宣布退出书协?据我回忆,第一个理由是书法家协会的主席要由能服众的书法家担任;第二个重点是当代书法没文化,我当会员是耻辱!在这里我要说明并非赞同有意见就退出书协,我所标榜的是吴老的精神。退出书协当然是向主管书协的领导提意见,就像屈原向楚王进谏一样,是拳拳忠心的极端表现。他这种行为其实是呼吁大家爱护珍惜书法家们好容易建设起来的这个“家”的品质,是忠诚于书法艺术、书法事业的正能量。2013年2月6日中央与党外人士迎春座谈会上曾讲过:“要容得下尖锐批评,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对党外人士而言,要敢于讲真话,敢于讲逆耳之言,真实反映群众心声。”吴丈蜀先生则是一生奉行这种精神的前辈。当时,我作为中国书协的领导成员之一,为吴老退出书协深深惋惜:吴老是中国书协的创始人之一,是当代书法的一个代表性书法家,他退出书协是中国书协的巨大损失!二、三十年过去了,回忆往事,纪念吴老,意义有二:


吴丈蜀是书法家人才结构的标准件



     我们今天在极力复兴中华传统文化,而传统文人作为传统文化的载体与其社会环境的改变而发生了改变。李鸿章在给光绪皇帝的奏章中描述他所处时代是“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个变局当然是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各个方面的,而作为体制性的大变化是沿习秦汉时代两千多年皇权科举时代的结束。于是,伴随传统文化体制的消失,传统文人也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自王羲之以来,书法的主流从工匠行业转变成了文人社会的精英文化艺术后,所谓的“文人”又称“士”,士通过科举制度考试逐级递升后出仕政府官员,成为书法家的主体。颜真卿、苏东坡、黄庭坚、张瑞图、黄道周、王铎、张照、刘墉、郑板桥等就是这样的通过科举成功的文人书法家。清未科举制度废除,清代王朝作为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退出历史舞台,文人社会也就解体了。但是,文人书法家如前清官员如沈寐叟、赵熙、康有为、梁启超、于右任等却仍然在其后的时代里作为主流主导着书法艺术的发展。



     随着时代的进展,没有经过科举出身而由文人转化为知识份子的如谢无量、马一浮、沈尹默、郭沫岩、胡小石、林散之、沙孟海、启功等,仍然延续着文人的基因即知识修养与审美趣味,而吴丈蜀则是这样一个社会和文化大转变中的末代成员之一,成为中国书法家协会承先启后的骨干。如果我们今天要响应中央号召复兴中国的传统文化,继承和发展由王羲之、颜真卿、苏东坡等为代表的书法艺术,那么中国书协成立时仍然健在的如林散之、沙孟海、启功、以及吴丈蜀先生等,就是离开我们不久的传统书法家活的化石,他们所具备的学识、品德、旨趣及其经历,就是我们研究、学习、取法、参照的标准件。古来称颂贤者前辈以为人伦典范均用四个字:道德文章。所谓道德,就是中国知识份子的社会担当精神;所谓文章,就是一个文采灿然的书法艺术家。吴老曾提到书法家必须会诗文,不要尽抄写唐诗宋词,要做学者化书法家,就是指的“文章”二字。我前面绕了一大圈从屈原精神谈到诗人书法家吴丈蜀退会,就是想用“道德文章”这四个字标榜吴丈蜀先生,让他成为我们这个时代书法家的学习典范。


吴丈蜀“孩儿体”书法是当代风格创造的引领者



       吴丈蜀先生书法成名于四十岁以前的中青年时代,当时他戛戛独造的书法曾被著名书法家马公愚先生赞赏并著文批荐。他曾经给我讲过,抗战时他在重庆办过个人书法展,当时著名书法家谢无量也在距他不远的地方办书法展,一时传为佳话。谢无量先生也是四川人,而吴丈蜀先生的书法最得谢无量的趣味,即坊间所谓不临碑帖信马由缰的“孩儿体”。如果我们今天回顾中国现代书法史的断代史特征,来讨论吴丈蜀与谢无量的关系,及其对当代书法的影响,则可以看得越来越清楚他们的先导意义。



       自清代道光以后,碑派书法成为书坛主流,朝野尽弃晋唐法帖而学魏碑,与谢无量、吴丈蜀属于同一时代的书坛主将是康有为和于右任等碑学大师。谢、吴二人同有蜀人的执傲,号称不学帖不学碑,其实谢无量是学了帖的,我曾亲见他临王羲之《十七帖》的习字纸,而吴丈蜀写字亦反对设计,一生主张书法要有书卷气,二人其实就是当年反碑学主流的帖学派。
       由于时代已习惯于北碑书家的雕琢风气,1980年代全国第一做书法展时将谢无量遗作拒之门外。1985年我由四川调入中国书协受任筹备《中国书法》改刊第一期时,敦请吴丈蜀为现代名家谢无量专题撰文,在杂志即将问世受到书界人物质疑时,另一位帖学大师启功先生亲自回答我“谢无量写得好”的评价,谢无量、吴丈蜀的“孩儿体”书法才得到主流的认可。到今天,不依照传统经典某一帖、某一碑、某一家、某一派为书法审美蓝图的谢、吴二家“孩儿体”成为今天“破体书”时代的鼻祖吗?由于社会大众及其书法界审美观念滞后的从业人员对当下书法艺术史时代缺乏分析和前赡性,将许多吸收取法古代篆、隶、楷过渡时期书法称之为“丑书”,谢、吴二人不就是所谓“丑书”的领袖吗?如果用这样的发展观来看吴丈蜀书法的当代意义,其引领时代的审美价值不是凸显出来了吗?

       吴丈蜀先生曾经第一个筹资为谢无量先生出版印刷《谢无量诗卷》,我曾经当面与吴丈蜀先生讨论过他的书法与谢无量的关系,问他是否向谢无量先生请教过。吴老断然说:我与谢无量先生在同一时间办过展览,但是我并没有学过谢无量。这一点我也相信。如果说吴丈蜀十分赞赏谢无量的书法,具有谢无量先生不摹拟古人之形而传古人之神的审美精神,而其书讨之形又确实自有特色。这个特色从笔法上分析,谢无量先生多用侧锋故其书多超逸,而吴丈蜀先生多用中锋故其书则硬朗。



       赵之谦《章安杂说》云:“书家有最高境界,古今二人耳。三岁稚子,能见天质;绩学大儒,必具神秀。”吴丈蜀书法以绩学大儒得三岁稚子天趣,真正做到了率真质朴,所以有一股超逸轩昂雄秀独出之气出自字行间,一看便与今日扭捏作态唯造型是归者大相迳庭耳!今天在讨论书法艺术价值时,对风格辨识度和风格独创性尤其强调,但对放弃意境自然表达的唯形式主义倾向又必须警惕,在这一点上,吴丈蜀书法的审美特证尤其值得我们认真研究和学习。



2019年3月18日于北京



作者近照(摄于汉中市博物馆桂荫堂。桂荫堂由吴丈蜀题匾)





地址:汉台区莲湖路市群艺馆书协办公室
联系人:张老师
陕ICP备11014438号-1
邮箱:shufa0916@126.com
网址:http://www.shufa0916.com

汉源书法 | 书坛资讯 | 名家推荐 | 书理书论 | 历史遗迹 | 县区平台 | 书法团体 | 作品欣赏
版权所有:汉中书法 copyright 2011-2012
建议浏览器分辨率 1024*768以上
后台管理 返回顶部